白酒业务发生回落,正在剥离多元产业的顺鑫农业

日期:2020-11-17 17:17: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376
正在剥离多元产业的顺鑫农业(000860.SZ)又因为副产业而背负亏损。近日,顺鑫农业发布三季度财报,第三季度实现营收28.99亿元,同比增长9.57%;净利润则亏损达1.15亿元,同比减少789.8

正在剥离多元产业的顺鑫农业(000860.SZ)又因为副产业而背负亏损。

近日,顺鑫农业发布三季度财报,第三季度实现营收28.99亿元,同比增长9.57%;净利润则亏损达1.15亿元,同比减少789.81%。对于亏损的原因,顺鑫农业在10月30日披露的业绩说明会记录中归咎为“一方面是因为地产业务增亏,另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白酒业绩有所下滑以及三季度确认的费用较多导致”

剥析顺鑫农业前三季度的财务数据不难发现,由于猪肉价格的上涨,导致前三季度屠宰业务收入上升,但核心的白酒受到疫情影响直到第三季度才开始出现复苏。对于常年亏损的地产业务,顺鑫农业方面表示现在正在加速去化,但仍旧需要时间完成房产的。

众所周知的是,在光瓶酒领域,牛栏山已经做到了一家独大。但光瓶酒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利润率远低于行业的平均水平。对于资本市场而言,对顺鑫农业的市盈率和利润率是有所要求的;而从企业的经营角度来说,随着白酒的消费升级,光瓶酒并不是适合长远发展的产品。

“牛栏山在光瓶酒市场没有对手,但问题在于光瓶酒的市场是萎缩的,虽然这个市场足够牛栏山‘吃饱’但如果牛栏山想持续增长或者改善利润率,仅仅依靠光瓶酒难度还是较大的。”白酒专家蔡学飞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谁在拖业绩的“后腿”

“由于股权剥离难度还是比较大,因而还是公司去化剥离,但仍旧需要时间,在短期内很难完全剥离地产业务。”

在牛栏山走向全国之时,顺鑫农业下定决定要剥离除了白酒之外的所有产业,以提高上市公司的整体利润率。但在剥离之前,地产业务的操作不当使得顺鑫农业在第三季度录得巨亏。在2020年第三季度,顺鑫农业净利润亏损达1.15亿元,主要系地产业务导致。

按照此前顺鑫农业公布的产业结构来看,其目前主要有三个业务板块,分别为白酒、猪肉屠宰,以及房地产业务。顺鑫农业最新的财报显示,房地产业务已经归为其他业务板块。但即便如此,地产板块仍旧成为了业绩的拖油瓶。

根据顺鑫农业投资交流会透露出的信息,在第三季度,房地产业务亏损扩大,亏损幅度约为2亿元,原因系利息没有进行资本化的处理。根据顺鑫农业的半年报,2020年上半年地产子公司的亏损就达到了1.5亿元,而地产业务的营业额仅为3亿元,换言之,地产业务仅仅占总营收不到5%,却成为了业务亏损的主要原因。

梳理顺鑫农业的数据不难发现,自顺鑫农业2013年从顺鑫集团接手房地产公司以来,除了2014年小幅度盈利以外,一直处于累积亏损的状态。子公司净资产从2013年股权转让前的3953.98万元,一路缩水至2020年中报的-10.69亿元。目前,顺鑫农业的地产业务仅布局了海南、北京顺义、内蒙古三处,但房产库存截至去年末仍旧有60亿元的规模。

此外,由于猪肉价格的上升,使得猪肉业务在上半年为顺鑫农业提供了强劲的增长,202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猪肉行业营业收入26.64亿元,同比增长80.32%。但在第三季度,随着猪肉价格的回落,猪肉业务获取的利润明显下跌。根据国家发布的数据,国内猪肉价格自8月份达到顶峰后出现一路下跌的状态。截止到11月6日,白条猪肉每公斤36.71元,明显低于8月份的48元/公斤。顺鑫农业方面也表示,第三季度猪肉的各项业绩开始回落。

在2019年,顺鑫农业多次强调未来上市公司将聚焦白酒产业,加速剥离其他产业尤其是房地产业务。对此,记者试图向顺鑫农业方面了解房地产业务的剥离进展,顺鑫农业方面表示,今年年初地产促销力度很大,去化效果明显。“由于股权剥离难度还是比较大,因而还是公司去化剥离,但仍旧需要时间,在短期内很难完全剥离地产业务。”

总览前三季度的业绩,在疫情期间的上半年,房地产业务巨额亏损的状态下,顺鑫农业的总体并未出现大幅度的跳水,营收甚至一直维持正向的增长。但在第三季度,绝大部分酒企已经全面复苏的状态下,顺鑫农业的牛栏山却表现出恢复缓慢的状态。

“上市的白酒企业中,除了牛栏山无一例外都是以中高端品牌,以商务、婚庆等场景消费为主的,所以疫情期间受到的影响也大,随着场景消费的回归正常,业务复苏也相对较快。但牛栏山的光瓶酒是以餐饮、零售为主的,在疫情初期受到的影响小,复苏起来也相对较慢。”蔡学飞说。

“无竞争”的牛栏山?

虽然牛栏山在光瓶酒的地位已然无法撼动,但资本和市场却继续给予顺鑫农业以压力。

在2019年,牛栏山的营收已经到达了百亿规模,作为以光瓶酒为主的酒企,这意味着牛栏山在一年之中白酒瓶数过亿,在数量上这是其他白酒企业无法比拟的,从量级来看,牛栏山已经是准全国性的白酒品牌。

放眼目前的白酒市场,几乎所有的成规模酒企都在争夺中高端市场,所有的企业都有对标竞争对手,但唯独牛栏山在光瓶酒的价格区间,几乎没有等体量的竞争对手。

“牛栏山的成功其实并不是必然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光瓶酒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大量的小企业是以价格战为主导的,甚至出现赔钱占市场的现象,但这个过程中,牛栏山并未参与过度竞争,最终靠着自己的产品质量和口碑逐步获得消费者的青睐。因而对顺鑫农业来说,做强牛栏山也是近年来才有的想法。”蔡学飞说,牛栏山在白酒市场既是光瓶酒的老大,也是中高端产品的看客,自身的品牌实际上限制了其产品的升级。

虽然牛栏山在光瓶酒的地位已然无法撼动,但资本和市场却继续给予顺鑫农业以压力。资本市场的压力主要集中在牛栏山的净利润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但问题就在于牛栏山的主营产品价格极低,想要提价或者提高利润率是非常困难的;市场的压力在于目前白酒行业普遍认为,随着中国白酒消费量逐年减少,消费规模却逐步提升,预示着白酒的低端消费者人群愈发减少,光瓶酒的市场蛋糕已经出现明显的萎缩。

因而,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目前的行业形势都预示着光瓶酒的天花板极低,且在可预测时间内,牛栏山将会触及这一天花板,因而产品升级是必然的选择。实际上,牛栏山似乎也有机会突破目前的瓶颈,但牛栏山的方式却依然“佛系”牛栏山的市场策略认为靠低端产品以开拓市场提高市占率和品牌知名度为主,只有知名度达到一定高度,中高档酒才能拉动消费。

对于牛栏山光瓶酒的利润,一名经销商告诉记者,“白牛二”的零售价在15元左右,经销商拿到的出厂价格一般在9元左右,即便在近期牛栏山加大了动销力度,给予经销商优惠也仅有5毛钱,而终端零售价格则保持不变。因而顺鑫农业想提高利润率,是很难从目前的产品本身做文章的。

由于牛栏山产品较低的利润率,限制了其拓展场景消费的范围和能力。一名负责北京、天津市场的酒类经销商告诉记者:“目前餐饮渠道的尤其是酒店、饭店等上台费非常昂贵,较为普通档次的酒店上台费动辄10万元,人均消费者在三四百的酒店更是要20万元左右,低利润的白酒根本无法进入,因为对于经销商完全没有利润可言。”

“牛栏山本身品牌和产品定位就是光瓶酒,因而在市场终端和渠道很难有议价和提价能力,在其他品牌涨价的时候,牛栏山的光瓶酒是很难跟随涨价的。例如‘白牛二’等产品已经很接近于普通的快消品,因而目前的主力产品并不具备涨价的能力。”酒水分析师欧阳千里说。

实际上,牛栏山对于品牌升级的动作仍旧是试探性的。此前,大部分酒企都致力于砍掉经销商手中各类系列酒和贴牌酒,但牛栏山却依然在为各个地区的经销商做系列产品,而且并不对此加以限制,仍旧为大经销商订制不同的贴牌酒,且不贴牌酒的价格和经营。行业中,西凤酒也有过类似的操作。在相当长时间内,西凤酒的主要产品是以100元左右的“绿瓶”酒为主,但并不限制大经销商定制贴牌酒。后来,随着经销商自己的贴牌酒逐步建立起一定市场,西凤酒又将该品牌进行了回购,顺利实现了品牌的高端化。

“西凤酒走向中高端化实际上过于偶然,牛栏山似乎也寄托于此类操作,表明了牛栏山似乎无意参与目前行业过分竞争的一种保守策略。”欧阳千里说,“对于牛栏山来说,守住光瓶酒市场似乎更为重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牛栏山

牛栏山是一个品牌,多年的生产经营过程中,牛栏山酒厂始终以“传承百年酿酒工艺,弘扬中国白酒文化”为宗旨,紧密围绕“质量是生命、质量是效益、质量是市场”的质量方针,坚持“秉承传统,以人为本,奉献社会”的价值观,推行全方位满意管理,感动员工,感动客户,感动全社会,全力打造中国二锅头第一品牌,为实现“酿造一流白酒、培育一流团队、提供一流服务、打造一流品牌、创建一流企业、实现一流待遇”的共同愿景而努力奋斗,力争使中华老字号企业青春永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