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士炎,从抗战英雄沦为阶下囚

日期:2020-10-27 20:52:1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49
1949年4月23日,胜利渡江的占领派的统治中心,第三野战军第八兵团司令员陈士榘、政委袁仲贤就接到时任北平军管会主任兼北平市市长的发来的专电,请他们务必在的中找到一位名叫谢士炎的人。接到命令后,进驻南

1949年4月23日,胜利渡江的占领派的统治中心,第三野战军第八兵团司令员陈士榘、政委袁仲贤就接到时任北平军管会主任兼北平市市长的发来的专电,请他们务必在的中找到一位名叫谢士炎的人。接到命令后,进驻南京的三十五军奉命迅速到中央军人寻找,最后从的行刑记录上查找到谢士炎等人已于几个月前遇害的。获知后不无感慨地说:“谢士炎牺牲得太早了,哪怕再等个一年半载…”亲自过问寻找的人,就是著名的“北平五烈士”之一—著名谍报英雄谢士炎,他的传奇人生和卓越贡献传颂至今。

将门虎子 慧胆过人

谢士炎,1912年4月出生在湖南省衡山县。谢家为陆军将官门第,叔伯兄弟中有9人毕业于军官学校,其中6人成为高级军官。父亲谢绍先,民国初期任湖北军需等职务。伯父谢绍安,参加辛亥武昌起义,得到赏识,后来在国民军总司令部官居要职。少年时期的谢士炎,勤思好学、聪颖过人,崇拜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英雄人物,曾在一篇作文中表达自己要做一个岳飞式的人物的心愿—“尽忠报国斩财狼”显示了爱憎分明的是非观念和热血激昂的家国情怀。1926年秋天,谢士炎跟随在军中任职的伯父来到南京,投考了南京工程兵学校,正式开始了军旅生涯。随后就读于黄埔军校长沙分校(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三分校)第六期步兵科和中央陆军交通辎重兵学校,先后任陆军步兵营排长、交通兵团第一团副连长等职务。1935年,谢士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陆军大学第十四期深造。

在陆大学习期间,谢士炎用心读书、埋头学习,他不仅军事成绩优异,还熟练掌握了英、法、俄三国外语。陆军大学的学习锻造了谢士炎刚毅、果敢的军人性格。在侵占东北三省后,继续蚕食华北地区,中国面临着严重的民族危机,这激发了谢士炎强烈的爱国热情和家国情怀。1938年,他从陆军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第八十六军。当时,侵华的铁蹄已深入腹地,面对山河沦丧、同胞被蹂躏,谢士炎与广大爱国将士一样同仇敌忾、奔赴疆场,先后任第三战区陆军八十六军第十六步兵师第四十六团团副、代理团长、团长,积极抵御外辱、抗击敌寇,参加了著名的衢州保卫战。

孤胆英雄 铁血逐寇

1941年偷袭珍珠港,美国对日宣战,同盟国为了增强在远东作战能力,在我国浙江、福建、江西等地扩建、增修空军基地。1942年4月,美军轰炸东京,返航后到衢州、赣州等地迫降,这次轰炸使十分惶恐。参谋本部为防止美军继续利用中国机场对进行轰炸,向中国派遣军下达了摧毁浙赣地区空军机场群的浙赣作战命令,由地面部队予以攻占,进行彻底。中队由第三战区司令部针对敌人攻势,采取了积极的对策,坚守衢州及机场,采取诱敌胶着于衢州机场周围的作战方针,意图通过优势兵力对形成包围,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金(华)衢(州)兰(溪)是浙皖赣闽四省的咽喉,古有“铜金华,铁衢州”之称。谁控制了金衢兰,谁就控制了全浙、控制了浙赣线。5月下旬,谢士炎所带领的四十六团奉命进驻衢州城,金华、兰溪两城经过激烈战斗后失陷了,衢州成为敌人的主攻目标。这样,衢州保卫战就成为浙赣会战的重要部分,在这场惨烈的战役中,谢士炎率一团之众与十倍于己的日寇,展现了中人的铁血本色。

谢士炎所在的八十六军是第三战区的主力,他所领导的四十六团战斗力较强,责无旁贷地成为坚守衢州的坚固堡垒。谢士炎在布置时,向有经验的部队讨教防御经验和建议,之后发动群众配合防御,增加阵地工事形成纵深防御体系。可惜,在发起衢州全面进攻之际,突然改变命令,“避免在衢州决战”

第三战区主力部队随即大部分撤退,仅留下八十六军牵制敌军。强渡乌溪江,兵临衢州城下,逐步形成合围之势。中国部队第十集团军总司令王敬久担心后方被切断,决定撤离衢州,命令谢士炎团作为殿后部队掩护撤退。在谢士炎的指挥下,全团官兵上下一心、誓死坚守衢州城,掩护大部队撤退,与阵地共存亡。多次进攻均未得逞,且伤亡惨重,随后用飞机轮番轰炸,炮火集中轰击,并灭绝人性地投射毒气弹,致使谢士炎团官兵伤亡惨重。战至6月7日凌晨,谢士炎率部撤退。此役,全团官兵除阵亡、负重伤被俘之外,无一投降,惨烈程度,可见一斑。一位参战的军曹回忆说:“当我们攻进衢州后,的军队正在组织撤退,根据以往的作战经验,军的撤退就是逃跑,是没有作战能力的。但这一次我们的经验失败了,据说他们的团长留在最后,这就鼓舞了他们的士气,阻碍了我们的追击,让我们失去了扩大战果的机会。”

谢士炎团以大局为重,付出了重大的牺牲,掩护了大部队的撤退。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给予谢士炎高度评价,称他是“壮士有为,能文善武”的一员战将。

武胆雄心 折戟荆楚

浙赣战役后,谢士炎被调至湖北恩施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参谋处任科长、副处长、参谋处处长。因军事素养扎实,又有实战经验,光明磊落,为人正直,他在第六战区被誉为“武状元”其间,谢士炎遇到了在第六战区第二科担任陆空联络参谋兼管战区外事工作的陈融生。在日常的工作交往中,谢士炎对陈融生干练正直、忧国忧民的性格印象深刻。陈融生也敬佩谢士炎的睿智聪明、抗战爱国的热情。他们之间相互配合、互相支持,完成了很多工作,也结下了深刻的友谊。

1945年8月,宣布投降后,谢士炎受命参加芷江洽降。谢士炎在谈判中举止得体、文雅大方,展示了中人的风采。投降后,他被推荐为武汉前进指挥所办事处主任,参与受降工作。不料,他此行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劫难。

忠胆报国 弃暗投明

谢士炎到第十一战区后,虽然重新回到军队,但此时的国内时局,已经被内战的阴云笼罩,派系林立,政治上腐败、经济上恶化,这些现象让他对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充满担忧;同时,他收听到了来自解放区的广播,党的政策和主张使他深有感触,就像在茫茫黑夜中见到了灯塔,他赞同党的政治主张,觉得党的主张才代表着中国未来的方向。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双方进行了一系列的谈判,国共两党就和平建国等问题在重庆进行了多次谈判并签署《政府与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为了给协商创造条件,代表团首先提出无条件停止内战的建议。1946年1月10日,代表同政府代表正式签订停战协定。随后在北平设立军事调处执行部,简称军调部。军调部中,出任代表,李克农担任方面的,协助开展工作。

1946年6月,围攻中原解放区,全面内战爆发。华北地区是国共两党争夺的重要区域,作为军务处处长的谢士炎参与的军事核心工作越来越多。1946年9月,一次军事会议秘密召开,决定进攻占领的军事重镇张家口,并制定了相关的战略部署。得到这一情况后,谢士炎心中大惊,因为这个计划与国事调停的大局完全相悖,也与口口声声的“争取和平”背道而驰。谢士炎对此感到无比失望和愤怒,他下决心与派彻底决裂,寻找,投向光明。谢士炎想到了陈融生,断定陈融生就是党员。为了尽快把送到党手中,谢士炎决定采取“破釜沉舟”的办法,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带着手枪直接找到陈融生,开诚布公地问他是不是党员,说自己有一份重要的军事要交给代表,呈交一份军队进攻张家口的详细计划,并说这事要是泄露,两人只能同归于尽。事发突然,陈融生不知真假,只能敷衍答应下来,装作试试的样子,口头答应。陈融生故意让谢士炎去找车,借着这个时机,迅速北平地下党负责人徐冰,约定见面。随后两人开车找到徐冰,将这份送了出去。这份重要的被迅速交到了的手中,旋即发报给延安。当时,正在与代表以及马歇尔谈判,得知后,立即接见美国记者,对进攻张家口的阴谋进行揭露,赢得了上的主动。谢士炎的这份不仅有拟定的进攻的计划,而且还有谢士炎写的一个反击进攻的作战计划,供晋察冀军区部队参考。中央十分重视,即给晋察冀军区司令员作应战准备。

鉴于谢士炎所处位置的重要性,地下党组织决定,谢士炎利用特殊身份继续在第十一战区开展工作。谢士炎参加了召开的涿州军事会议,会后将对全国的军事部署情况完整而及时地送到领导手中。他经常将重要军事送出,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谢士炎勤奋扎实的工作逐步得到了党组织的信任和肯定,他也多次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请求。经过半年多的严格考察,地下党组织决定考虑发展他入党的问题,谢士炎也向党组织递交了自传和入党申请书。1947年初的一天,陈融生谢士炎,到郊外某地等待党组织谈话,谈话是在汽车上进行的,待谢士炎上车后,惊奇地发现车上等待的竟是代表,这让谢士炎大为感动。对他表示感谢,热情地鼓励他追求光明,还简要分析了中国的政治形势,如果继续进攻解放区,坚持打内战,最后必将走向灭亡,一定会赢得全国的胜利。谢士炎表示,以后要坚定地跟着党,绝不再为政府卖命。叮嘱他暂时继续留在军队中,利用合法身份,帮助党工作。

这年2月,谢士炎在东直门海运仓胡同住处,正式成为一名党员。亲自到场,主持和宣誓,入党介绍人马次青介绍了谢士炎的经历和表现情况,谢士炎对着党旗宣誓:“余誓以至诚,拥护主义,在同志领导之下,加入,为,尽终生之努力。”

义胆忠心 魂断雨花

谢士炎从一个少将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党员后,像一把插入心脏的利刃,继续为党和人民工作。这段时间,谢士炎还向组织了特务在解放区设立秘密电台及美国为政府拟定的训练的计划方案。这些情况经李克农等上报中央后,有关方面采取相应防范措施。

军队重点进攻被粉碎后,政府调整了军队序列,第十一战区官邸被撤销,改为保定绥靖公署,指挥部被迁往保定,谢士炎被任命为绥靖公署作战处少将处长,随指挥部调往保定。临行前,谢士炎专门向党组织作了汇报,组织上指示他前往保定,独立作战,非万不得已不得暴露身份。他利用身份在军界高层从事地下工作,并被编入北平地下。在保定绥靖公署,谢士炎一直是该署主任孙连仲智囊团—设计委员会重要成员,出席每次重大军事会议。他利用自己的有利身份,先后化名谢、刘福,同打入敌人内部的其他同志紧密配合,利用电台或亲自送交,为我党我军一份又一份极其重要的军事,为华北、华东的解放作出了贡献。

就在谢士炎尽心尽力为党做地下工作的时候,1947年9月,发生了“北平谍案”震惊当局。原来,特务机关一直在侦破国统区的地下组织和地下电台,并将重点放在北平。一天,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电台信号,非常活跃,但是一直不能确定准确位置。军统挨户夜查,在京兆东街24号发现密台,总台全体被捕,发报工具及未销毁的电报底稿均被查获。李政宣被捕后叛变,供出了我党在华北、东北、西北、华东等地军事的许多重要线索及地下党组织的秘密,并声称在处见过谢士炎。敌特调阅谢士炎曾起草的作战计划,发现与署名“刘福”的电报底稿笔迹相同,由此推断出谢士炎为秘密。谢士炎暴露了,随即被敌特机关逮捕。最初被禁于北京炮局,后被押送南京。同时被捕的还有:保定绥靖公署军法处少将副处长兼河北省政府机要秘书丁行,第十一战区司令部参谋处少校参谋兼作战科科长朱建国,第十一战区司令部二处少校参谋石淳,北平空军第二军区司令部上尉参谋赵良璋。

对于破获这次案件极其震惊,严令彻查此案。在狱中,谢士炎等受到严刑拷打,历经种种折磨,但他们始终坚贞不屈,表现出一个党员崇高的气节。

谢士炎在狱中凛然正气,与敌人展开了英勇的斗争,他同难友团结战斗,为的同志争取权利。在谢士炎等同志被捕后,党组织和一些亲友多方实施营救,但是此案由亲自过问,营救失败。

1948年11月,东北野战军攻克沈阳,东北全境解放。极为惊恐,恼羞成怒,便旧案重提,再次追究搁置了一年多的“谢士炎泄露军机”要案,亲自下达“处决令”1948年11月19日,南京城西江东门外中央军人,谢士炎、丁行、朱建国、石淳、赵良璋五位潜伏于内部的谍战英雄被枪杀。行刑前,五位英雄大义凛然、高喊口号,表现了视死如归的精神和英雄气概,被称为“北平五烈士”行刑前的谢士炎,挥笔写下遗书:“人生自古谁无死,况复男儿失意时。多少头颅多少血,续成民主自由诗。”这首诗成为他弃暗投明、报效祖国的最好见证。次日的《大公报》报道五烈士牺牲的时写道:“行刑前,谢等大声喊闹,声达墙外。”

指出:“解放战争中的工作是最成功的。”战斗在敌人营垒中的谢士炎和他的战友牺牲在黎明前夕,虽然没能看到祖国的解放,但是国的旗帜上永远闪烁着烈士们血染的风采!党和人民没有忘记这些为新中国默默付出的英雄。成立后,党和国家将五位烈士的遗骨迁至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将他们的英名镌刻在汉白玉石碑上,世世代代为后人所敬仰。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谢士炎

谢士炎(1912—1948),湖南省双峰县人,早年参加国民革命军,官至陆军少将作战处长。抗战时率部参加过浙江衢州之战,并参与芷江洽降工作。抗战胜利后,逐渐倾向于革命和进步,成为中共地下党员,向共产党提供了一系列重要军事情报。后因叛徒出卖,被捕牺牲。解放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延伸 · 推荐

他是对越反击战的功臣,身受重伤击毙多人,转业后却沦为了阶下囚

对越反击战之后,一些士兵因为战功被评为战斗英雄,胡绪清就是其中一位。胡绪清刚加入解放军的时候,还只是一名普通士兵,但是他在训练过程中严格要求自己,因表现优异成为了班长。他不但对自身要求严格还很勇敢,在...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