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少年时代的曹操

日期:2020-10-30 22:13: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998
曹操(公元155年—220年)又名吉利,字孟德,小名叫阿瞒,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县)入。曹操出生在一个宦官家庭,祖父曹腾是宫中一名,曾作皇太子侍读。后来太子登位做了皇帝(即顺帝刘保)他逐渐被重用,后又先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少年时代的曹操(图1)

曹操(公元155年—220年)又名吉利,字孟德,小名叫阿瞒,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县)入。曹操出生在一个宦官家庭,祖父曹腾是宫中一名,曾作皇太子侍读。后来太子登位做了皇帝(即顺帝刘保)他逐渐被重用,后又先后服侍了冲帝、质帝、桓帝、灵帝四个皇帝,被封为费亭侯。曹腾地位提高了,但他不能生育,封官授爵也无人继承,曹腾便领养了曹操的父亲曹嵩做养子。

01、“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少年时代的曹操,爱好飞鹰走狗,游荡无度,常与同宗兄弟们一起翻山越岭打猎娱乐,射箭比武。他的行为在当时人的眼里是“任侠,不治世业”他的叔父几次在他父亲曹嵩那里告状,因此,曹操对叔父非常痛恨,以后每次在路上碰到叔父都扭头而过。叔父感到很奇怪,忙问他何故。他说:“我突然中风了。”叔父马上告诉曹嵩,曹嵩感到非常惊恐,连忙呼曹操,见他口貌如故,便吃惊地问:“刚才你叔父说你中风了,怎么错了?”曹操回答说:“初不中风,但失爱于叔父,故见罔耳。”曹嵩对其弟感到疑惑,从此凡其弟有所告,曹嵩再也不相信了。于是,曹操更加放肆。后来,曹操游历名山大川,结交各种人物。在交游中,他渐渐对东汉政治有了了解。他怀着“忧世不治”的壮志,博览群书。他特别喜欢读兵书,千方百计收集诸家兵法,汇编成册,题名《接要》在周游中,曹操也得到了一些有政治远见的人的赏识。如汉太尉桥玄,有一次碰到曹操,对他说:“看样子天下将要大乱了,不是命世之才是不能使天下安定的;安定天下的,就落在你身上了。”

汉灵帝熹平三年(公元174年)20岁的曹操经州郡的推举,以“孝廉”入官为郎。不久,由于尚书选部梁鹊、京兆尹司马防的推举,曹操做了洛阳北部尉。尉是维持治安的官吏,比县令还低一级。洛阳是首都,皇帝肘里,五方杂处,豪贵又多,到处横行,很不容易治理。曹操走马上任,就严厉整顿吏治,修饬四门。他特地造了五色棒,在尉衙门左右各悬挂十余根,有违反禁令的,一律用五色棒打死。就连汉灵帝宠信的宦官蹇硕的叔父,因违反禁令,半夜出行,曹操也把他抓起来杀了。从此,洛阳城里的豪强也开始收敛行迹,不敢再冒犯禁令了。

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全国爆发了波澜壮阔的黄巾大起义,东汉统治集团惊慌失措,地方豪强们为了自身的利益,也不得不联合起来,农民起义。曹操随朝廷官军参加了对黄河以南颍川一带农民起义军的,因黄巾军有功,曹操被擢升为济南国相。济南国管辖10多个县,县的长吏都依附于豪强贵戚,贪赃枉法,搅得社会乌烟耀气。曹操一到任,便着手清理那些有恶劣行径的各县长吏,一共罢免了8个县长吏,其他大大小小的豪强见曹操来势汹猛,非常恐慌,许多作恶多端的官吏都相继逃到外郡去了。

曹操这种力图改革东汉恶政、打击豪强的愿望和行动,不仅遭到了当地世族豪强的反对,也受到了中央权臣的压制。中平四年(公元187年)曹操便称病回到谯县。他在谯县东50里的地方盖了一间小屋,断绝了与宾客的来往,在家读书习武。那些世族豪强们并没有因此而罢休,他们通过官府,借个名目定了曹操重罪。曹操的族弟夏侯渊挺身而出,替曹操顶罪入监。严酷的现实告诉曹操,光有治理国家的愿望和才干是不行的,要使自己有力量,必须要有自己的武装,才能实现“忧世不治”的志向。

中平五年,灵帝筹建新军。第二年,曹操被朝廷征召,任命为典军校尉。不久,灵帝病死,14岁的少帝刘辩即位。接着,朝廷发生了外戚与宦官的流血斗争,凉州董卓带兵开进洛阳,到外烧杀抢掠,屠戮人民,又并吞京中其它势力,掌握了京中兵权。不久,董卓废少帝立弘为王,立少帝弟陈留王刘协为帝,是为汉献帝,董卓自封为相国。

董卓任命曹操为骁骑校尉,希望与他合作,曹操见董卓不得人心,终会灭亡,便拒绝董卓的要求,并改名换姓,逃离洛阳,从小道往东奔走。曹操经过成皋(今河南荣阳县西虎牢关)投奔到熟人吕伯奢家里去借宿。那一天,吕伯奢不在家,他的五个儿子出来殷勤招待。听到主人备饭的食器声音,曹操怀疑吕家的人要杀害他,便用剑杀了吕家8人而去。杀了吕家全家人以后,曹操才发觉是误会。 后来在路上碰见熟人陈宫,谈起这件事,曹操竟说:“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说罢扬长而去。曹操到中牟县境时,中牟县境内的一个亭长见他行迹可疑,就把他扣留起来,送到中牟县衙门。当时县里已收到董卓下令缉捕曹操的公文,只有功曹知道他是曹操,但功曹认为天下正乱,不应该拘捕英雄豪杰,就向县令建议,把曹操放了。曹操在中牟脱险,星夜赶回谯县。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二月,曹操到达陈留,和陈留人卫兹相见。卫兹对曹操说:“天下大乱已经很久了,不用兵是无法整顿天下的。现在兴兵讨伐董卓,正是时候。”于是两人约盟,分头去募兵。曹操散发了曹家在兖州的财产;作为募兵和训练的费用。卫兹也拿出家财,招兵3000人,与曹操共同起兵,曹操集合了5000多人马,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赴潼关,初平元年(公元190年)正月,函谷关以东的各州郡起兵讨伐董卓,推举勃海太守袁绍为盟主。曹操和鲍信等屯兵酸枣(今河南延津县北)袁绍给了曹操一个奋武将军的头衔。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少年时代的曹操(图2)

董卓听说天下豪杰起兵反抗,便迁汉献帝到长安,自己领兵屯守洛阳,阻击关东联军。袁绍等各部都畏惧董卓军力强盛,无人胆敢先行进攻。曹操说: “我们兴义兵来诛除,大军已经集结,诸位还有什么迟疑!假如董卓倚仗皇帝的权威,据守洛阳,向东进军,尽管他凶残无道,也会成为我们的大患。如今他烧毁宫殿,强迫天子迁徙,全国震动,不知道该跟从谁,这正是上天赐予我们灭亡董卓的时机,一战就可以平定天下。”于是,曹操率领军队向西进发,准备攻占成 皋。汴水一战,由于不到袁绍的支援,曹军战败。曹操被流箭射中,所骑的马也受了伤,后有追兵,形势危急,曹操堂弟曹洪把马让给了曹操。到晚上,曹洪帮助曹操沿汴水找到一条船,才得以脱险。

曹操回到酸枣,见到各路军马10余万,每天只是喝酒聚会,没人图谋进取,对他们感到非常失望。他对袁绍说:“诸君北面,我自西向。”他决定以自己的力量消灭董卓,他和心腹曹洪、夏侯悖等到扬州去招募新兵,得1000余人,加上汴水战役剩下的部队共3000人,再度北上,渡过黄河,驻扎在河内郡。

初平二年秋,百绕为首的黑山农民军10余万人以疾风之势进攻东郡,太守王胧不能抵御。曹操看到自己实力弱小,企图到黄河以南发展势力,于是率军进入东郡,在濮阳进攻百绕,将百绕打败。事后,袁绍便向朝廷举荐曹操为东郡太守,曹操将郡府设在东武阳(今山东朝城县西)从此,曹操便取得了一个立足之地。时,袁绍手下有一个谋士荀谌认为袁绍这个人不能成大事,就来投奔曹操。

曹操对荀谌的到来感到非常高兴,对他说:“你是我的张良呀!”此后,曹操征伐在外,凡遇军国大事几乎都征求荀谌的意见,荀谌又不断推荐荀攸、郭嘉、钟繇等著名谋士到曹操门下。在东郡,曹操又收并了李典率领的宗族、部曲3000余家,将军队扩充了1万3千人。至此,曹操的实力慢慢地扩大。

青州的黄巾军进攻兖州,兖州刺史刘岱战死,州中无主。曹操正积极筹划发展,想取得兖州地盘作为自己的资本,便派部下陈宫游说兖州的官吏,表示倘若 推他为兖州牧,他愿意负起堵击黄巾军的任务。这时兖州官员正苦千群龙无首,对青州黄巾军无法抵抗,便同意推他为兖州刺史,并派人迎接曹操。后朝廷任命京兆人金尚为兖州刺史,金尚尚未赴任,就被曹操赶跑了。

平三年冬天,曹操追击黄巾军到济北,黄巾军全体投降。曹操得兵士30余万,连同他们的家属共百余万人。曹操从收编的黄巾军中严格挑选精兵,组成了一支战斗力极强的队伍,作为以后南征北战的基本军队,称之为“青州兵”操用黄巾农民军的鲜血铺就了他由一个宦官的后代变成“治世英雄”的道路。

曹操领兖州牧后,于禁、乐进、吕虔等人都来投奔曹操。他们都有自己的部 曲家兵,曹操的力量又发展了。曹操任命吕虔为泰山太守,防守兖州东南,以拒 徐州陶谦。

初平四年(公元193年)夏,曹操的父亲曹嵩在琅笳躲避战乱,曹操便命令 泰山郡太守应劭迎接曹嵩到兖州。曹嵩携带负重100余车正在行进途中,徐州牧 陶谦的一个部将驻守在阳平县,其士兵贪图曹嵩的财产,于是在华县和费县的交界处对其发动袭击,杀死曹嵩和他小儿子曹德。曹操闻噩耗,悲痛不已,发誓定报杀父之仇。

这年秋天,曹操率领大军东征陶谦。曹军攻人徐州境内,连拔10余 城,陶谦退守刻县(今山东郏城)曹操围攻不下,便引兵沿泗水向南,所过之处全遭屠戮,鸡犬不留,旧城废址不再有人。到汉献帝兴平元年(公元194年)四月,曹操委派司马荀绪、寿张县令程显留守郅城,全权处理兖州事务,自己则再次前往徐州进攻陶谦,攻下徐州并沿途攻掠,一直扫荡到琅笳、东海。陶谦连吃 败仗,准备逃往丹阳。

此时,曹操的后方兖州发生了一场,陈留太宗张媳和驻屯东郡的陈宫迎接吕布,占据濮阳,并推举吕布为兖州牧。曹操在兖州的基业功亏一簧,只有郅城和东郡的两个属县东阿(今山东阳谷县东北)范县(今山东范县东南)由荀绪等坚守着。

曹操接到荀绪急报后,率军从徐州前线回来。一到泰山,听说吕布等攻打郅城失败,退屯濮阳,非常高兴。他对部下说:“吕布一下子得到一州的地盘,却不能占据东平(今山东济宁县南)和泰山的要道,利用险要的地势来对抗我,反而回驻濮阳,我知道他没有什么作为。”

曹操回军,马上围攻濮阳。在濮阳城内,与吕布交战,曹军大败。曹操在火中东冲西突,从马上摔了下来,左手也被烧伤了。吕布的骑兵撞见曹操,却不认得他,反而向他:“曹操在哪里?”曹操指若远方说:“骑黄马逃走的人就是曹操。”吕布的骑兵听了,放开曹操,去追那个骑黄人。曹操从大火中突围而出,回到营中,亲自慰问军士,并命令军士赶快制作攻城的器械。不久再次进攻濮阳,与吕布相待了100多天。由于双方军粮用尽,各自退兵。曹操回到郅城。

到兴平二年(公元195年)曹操开始了收复兖州失地的战事,首先在山东定 陶击败吕布,收复定陶后,乘胜收复兖州各县城,恢复了在兖州的统治。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少年时代的曹操(图3)

02、挟天子以令诸侯

汉献帝自从被董卓劫到长安之后,不久,司徒王允杀董卓,董卓部将李疫、郭汜等联军攻破长安,汉献帝又落入董卓的部曲手中。在李疫部将杨奉叛李稹、 拥汉献帝退往陕县,又从陕县渡黄河辗转到大阳(今山西平陆县东北)到大阳之 后,献帝“时居棘篱中,门户无关闭,天子与群臣会,兵士伏篱上观,互相以为笑”

后来由于粮食困难,汉献帝不得不渡河回到洛阳。洛阳经董卓之乱后,已成一片焦土,宫室烧尽,街陌荒芜。回都之后,百官没有居住的地方,只好披荆棘,依墙壁搭棚而居。因为缺乏粮食,群僚饥乏,尚书郎以下,都自已出去采野菜充饥,有人甚至饿死,有的为兵士所杀。

当时献帝逃到河东的时候,袁绍谋臣沮授曾建议袁绍把献帝接到邺城, 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而袁绍以及一部分将领则认为把献帝 接来之后,动不动要向皇帝请示,反而受其制肘,于是没有接受沮授的意见。

跟袁绍相比,曹操算比较有策略的。曹操立足兖州后,听说汉献帝回到洛阳,就想利用汉献帝天子的名声,把他迎至许都,“挟天子以令诸侯”当时部将们都表示疑惑,荀绪则是曹操的坚决支待者。他向曹操献计说:“以前,晋文公重耳迎纳周襄王,各国一致推举他为霸主,汉高祖为义帝发丧,身穿丧服,使得天下百姓诚心归附。自从天子流离在外,将军首先倡导兴起义军,只因崎山以东局势混乱,来不及远行迎驾。如今献帝返回归京,但洛阳荒废,忠义之士希望能保全根本,黎明百姓也怀念旧的皇室,为之悲伤。借此时机,奉迎天子以顺民心,是最合乎时势的行动;用大公无私的态度使天下心悦诚服,是最正确的策略;坚守君臣大义,辅佐朝廷,招揽天下英才,是最大的德行。这样,尽管四方还有不遵从朝廷的叛逆,但他们能有什么作为?对杨奉之辈,有什么值得顾虑的?如果不及时决定,使别的豪杰生出奉迎的念头,以后再费心机,也来不及了。”曹操欣然采纳了他的建议。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少年时代的曹操(图4)

于是,曹操派曹洪率军先行,接着亲自赶到洛阳,朝见汉献帝。汉献帝在落 魄之时,见曹操来见,激动万分,便命曹操领司隶校尉,录尚书事。曹操又借口 洛阳残破,把汉献帝接到许昌,汉献帝也是穷途末路,只好从之,并改元建安, 暂以许昌为东汉都城。曹操被拜为大将军,封武平侯后,又以汉献帝的名义任命 荀绪为侍中、守尚书事,使自己出外征讨时,中枢大权全由荀绪调度。曹操为拉 拢袁绍,又以汉献帝名义拜袁绍为太尉,封邺侯。袁绍看到自己地位低于曹操之下,很不高兴,说:“曹操当死数矣,我辄救存之,今乃背恩,挟天子以令我乎?” 于是上表推辞不受。曹操恐袁绍翻脸,便把大将军让给袁绍,而自为司空,行车 骑将军。

汉献帝到许昌以后,完全为曹操所操纵,成了曹操手中的愧偶,也成了他的 政治工具。从此,曹操动辄以天子为名,挟天子以令诸侯,为自己的扫灭群雄找 到了名正言顺的借口,在政治上取得了极大的优势。

要战胜其它割据势力,光有政治上的优势不行,最关键的是实力,而粮食问 题是困扰群雄的问题。当时北方诸侯混战,人民,土地荒芜,军队因为缺粮 分崩离析,未受打击就自行瓦解。袁绍在河北,军士靠吃桑楛度日;袁术在长江、 淮河之间,以石蚌为食。曹操和吕布在争夺兖州时,军队缺粮,程显好不容易在东阿县搜刮到三天的军粮,而这军粮中的干肉,还杂着人肉。

当其他割据者面对这种艰难境况而束手无策时,曹操意识到平定天下的办法就是先强兵足食。过去秦国人由于重视衣业生产,国富民强,结果统一天下,而 汉武帝屯田而平定西域,这都是前人的好办法。他接受羽林监枣祗的建议,着手 屯田积谷。建安元年(公元197年)曹操攻破汝南、颍川黄巾军,夺得大批劳动 力和耕牛衣具,委任枣祗为屯田都尉,任峻为典农中郎将,在许都附近开辟屯田, 同时还招募流民在屯田上耕种,一年中就得谷百万斛。以后,屯田制在许多州郡 得到推广,粮食获得很大丰收,以至所在积粟,仓廪皆满"同时,曹操在各州郡例置百官,所在积谷,使征伐四方无运粮之劳。

为配合大规模屯田的需要,曹操也注意到兴修水利事业。如扬州刺史刘敌 “数年中,广屯田,兴治芍陂及茹陂、七门、吴塘诸谒,以溉稻田,官民有畜”

建安九年(公元204年)曹操又改革赋役制度,实行田租户调制。这项制度 首先在河北地区实行,规定“其收田租亩四升,户出绢二匹,绵二斤而已”改变 了汉代以来的定率租制和按人头计税,使农民的剥削得到减轻。

曹操的这些措施,客观上促进了衣业生产的发展,从而也解决了曹操的军粮 问题,为他统一北中国以及征伐蜀、吴奠定了物质基础。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曹操

曹操(155年-220年3月15日),字孟德,一名吉利,小字阿瞒,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人。东汉末年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书法家,三国中曹魏政权的奠基人。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曹操以汉天子的名义征讨四方,对内消灭二袁、吕布、刘表、马超、韩遂等割据势力,对外降服南匈奴、乌桓、鲜卑等,统一了中国北方,并实行一系列政策恢复经济生产和社会秩序,扩大屯田、兴修水利、奖励农桑、重视手工业、安置流亡人口、实行“租调制”,从而使中原社会渐趋稳定、经济出现转机。黄河流域在曹操统治下,政治有一定程度的清明,经济逐步恢复,阶级压迫稍有减轻,社会风气有所好转。曹操在汉朝的名义下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具有积极作用。曹操在世时,担任东汉丞相,后为魏王,奠定了曹魏立国的基础。去世后谥号为武王。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为武皇帝,庙号太祖。曹操精兵法,善诗歌,抒发自己的政治抱负,并反映汉末人民的苦难生活,气魄雄伟,慷慨悲凉;散文亦清峻整洁,开启并繁荣了建安文学,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史称建安风骨,鲁迅评价其为“改造文章的祖师”。同时曹操也擅长书法,唐朝张怀瓘在《书断》将曹操的章草评为“妙品”。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