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

日期:2021-01-28 16:35:5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02
安史之乱后,宦官的权力越来越大,大到可以威胁皇帝。大宦官把持军权,祸乱朝政,连皇帝都敢不放在眼里。不把皇帝当“领导”后果很严重—任何一个有血性的帝王都不会忍气吞声,其他忠直的大臣也自然看不过去。于是,

安史之乱后,宦官的权力越来越大,大到可以威胁皇帝。大宦官把持军权,祸乱朝政,连皇帝都敢不放在眼里。不把皇帝当“领导”后果很严重—任何一个有血性的帝王都不会忍气吞声,其他忠直的大臣也自然看不过去。于是,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文质彬彬的皇帝,联合几个心腹大臣,悄悄地“策动”了一场夺回权力的…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1)

公元835年冬,当第一缕曙光洒下的时候,沉寂一夜的长安城苏醒了。

虽然离新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集市上年货堆积如山,长安城里热闹非凡,年味儿十足。与此同时,庞大的皇宫里,百官一如既往,排着整齐的长队,缓缓走向紫宸殿,准备参加日常朝会。

今天的长安与往日相比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在平和的表象下,一场血浸皇城的杀戮,正在悄无声息地倒计时。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2)

百官到达紫宸殿后不久,唐文宗出现了。文宗今年26岁,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坐下以后,他对身边一个宦官交代了几句,那个宦官趾高气扬地走到大殿前,尖声尖气地喊道:“陛下有旨,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3)

仇士良说完,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出列了:“臣有事启奏,昨夜,左金吾卫衙门后院的石榴树上降下甘露。”

听了韩约的话,宰相李训说:“寒冬时节还能降下甘甜的露水,此是祥瑞之兆,可喜可贺!请陛下移驾左金吾卫衙门,接受这天赐祥瑞!”

文宗大喜:“这等喜事,应当在含元殿举行大朝会庆贺一番。传朕口谕,起驾含元殿。”

李训犹豫了一下,又说:“陛下,甘露是否属实,还有待查验。以臣之见,陛下可以先率百官前往含元殿,待臣去查探一番,若确定是甘露,再庆贺也不迟。”

“那就依爱卿之言。”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4)

随后,文宗率领百官来到了含元殿,而李训则带领一班高级官员去左金吾卫衙门,查看甘露是否属实。没过多久,他一脸凝重地回来复命:“陛下,韩将军所说的甘露,似乎并非真正的甘露。”

文宗有些生气:“难道是韩约虚报祥瑞不成?这可是大罪!仇中尉,你再连同枢密大臣、韩将军一同去查看一番,如祥瑞有假,朕要严惩韩将军!”

这仇中尉,就是大仇士良,他是神策军的头领(在他之前,大鱼朝恩也做过神策军的头领)这枢密大臣,也是由大担任。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5)

神策军和左右金吾卫分别属于北衙禁军和南衙禁军,都是禁军,自然有种暗暗较量比拼的架势。仇士良一听文宗的命令,心里想道:“好你个韩约,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他冷笑着对韩约说:“韩将军,走吧!”

仇士良等人刚走,宰相李训马上下达密令,召死士进殿。大殿内气氛突变,大臣们都是明眼之人,也都瞧出了名堂—看来,陛下与李训早有预谋,这是要剪除宦官,夺回权力,只是我们大家还都被蒙在鼓里。

大家的推测是正确的,这次看似突然,实际上早有铺垫,只是文宗、李训、韩约等人口风很严,知道内情的人寥寥无几。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6)

安史之乱后,宦官凭借牢牢掌握在手里的神策军,一手遮天,根本不把皇帝当“领导”文宗咽不下这口恶气,很久以前就和李训密谋铲除宦官。为了诛杀仇士良等宦官,经过多次商议,文宗和李训制订出了今天的计划,那就是先让韩约谎报有甘露,在左金吾卫衙门设下伏兵;接着让李训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去查看一番,回来就说甘露可能是假的;再派遣仇士良等人去查看究竟,把他们引到陷阱里。

之所以把地点定在皇城南部的左金吾卫衙门,是因为神策军营地在皇城北部,两地距离很远。在文宗和李训的设想中,诛杀仇士良等人的计划分两步:第一步,让韩约在左金吾卫衙门下手,如果韩约得手,那是最好的结果;如果韩约失手,那就走第二步棋,让李训率领死士在含元殿阻击仇士良等人。无论如何,仇士良等人都在劫难逃,根本没办法跑到神策军营地搬救兵。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7)

看起来,计划很完美,但是到执行的时候却出现了问题。

金吾卫虽然和神策军平级,但各方面待遇却都不及神策军,衣粮赏赐等不足,士兵战斗力也不如神策军。此次要下手杀神策军的头领,这让韩约十分紧张。大冷的天儿,韩约竟冒起了汗。

“天气如此清寒,韩将军为何流汗?”仇士良警觉地问。

“这…是…”韩约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像样的话。

忽然,一阵风吹起,破败的院落里埋伏的士兵一下子被眼尖的仇士良瞧见了。

“有埋伏!快跑!”仇士良大喊一声,带着随从撒腿就跑。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8)

“关闭大门!给我追!”韩约见事情败露,也顾不得紧张害怕,赶忙命令士兵追赶。

仇士良气喘吁吁地跑到门口,守门的士兵忙要关门。

“大胆奴才,竟然敢挡我的去路!都给我让开!”仇士良大喝。

仇士良积威日久,一时间士兵们竟没敢阻拦,让仇士良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跑掉了。

摆脱追兵之后,仇士良一边跑一边想:“我神策大军一时难以来支援,敌众我寡。为今之计,挟持住皇帝才有活命的可能。”于是他直奔含元殿而去。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9)

“陛下,韩约叛变,快随我回宫!”跑到含元殿的仇士良谎称韩约叛变,贼喊捉贼地喊起来。

此时李训密令召集的死士还没有赶来,情急之下,李训大喊:“陛下不能随奸贼回宫!金吾卫士快快护驾,护驾者有赏!”

大殿上,仇士良等人的随从只有几十个人,如果文宗挺起腰杆,登高一呼,命令百官和卫士把仇士良当场拿下,这件事还有转机。可是文宗也被仇士良的积威所慑,半天都不敢下达命令。

这时候,召集的死士赶来了,李训马上有了底气,大喝一声:“杀了这些狗宦官,一个不留!”

“杀呀!”

死士立刻一哄而上,刀剑齐下。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10)

大殿里血流成河,宦官们哭号着到处乱窜。

仇士良见势不妙,立刻扯开嗓子喊:“快!快!把陛下带走!”说着,他一个箭步上前,拉起文宗就往轿子里塞。李训见状,冲上去扒着轿子,恳切地求道:“陛下,臣还有要事启奏,您现在不能走!”

如果文宗此时挣脱仇士良,下定决心决战到底,这件事依然有转机,因为众目睽睽之下,仇士良胆子再大也不敢胡来。可是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刻,文宗再一次选择了妥协。他不仅没有下轿,还训斥李训,让他不要阻挡。李训一路紧追轿子不放,苦苦恳求,不料却被一个宦官一拳在地。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11)

之后,仇士良紧随文宗的轿子从含元殿的后门逃了出去。到了安全之所,仇士良马上调动神策军主力杀了回去,一路上遇人便杀,当天就了六七百个大臣。第二天,他又命人紧闭长安城门,在全城展开搜捕,杀了一千多人。韩约没来得及逃走,死在了长安城;李训虽然逃走了,但不久就被追兵抓获,死在了被押往长安的路上,震惊大唐的“甘露之变”就这样惨烈地结束了。

甘露之变发生后,大唐彻底进入了宦官当权的时代。横行霸道的宦官更加无法无天,唐文宗被宦官软禁,形同虚设,每天只能看着宦官的脸色苟且偷生。

一个看起来恭俭儒雅,甘露之变(图12)

以当天的形势来说,文宗是有成功的机会的,但是他立场不坚定,临阵胆怯,一再退让,结果诛杀宦官的计划功亏一篑,不仅使几千人丧命,还进一步将大唐推向了衰败的深渊,真是可悲!可叹!可气!可恨!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关键的决定只要是下了,心里认定了,就一定要果断、坚决地执行,把事情做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仇士良

仇士良(781年—843年),字匡美,循州兴宁(今广东兴宁)人,唐朝宦官。宪宗、文宗时任内外五坊使,后升左神策军中尉兼左街功德使。甘露事变后,加特进、右骁卫大将军。他乘皇帝昏庸、朋党相争之机,玩弄权术,稳步高升,从一个侍侯太子的一般太监,历任监军、内外五坊使、左神策军中尉、骠骑大将军、观军容使兼统左右军、知内侍省事等要职,封楚国公,死后追赠扬州大都督。有《内侍省监楚国公仇士良神道碑》,载其曾被赐上柱国、进封南安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次年因被检举家藏武器,下诏削官爵,籍没其家。仇士良檀权揽政20余年,一贯欺上瞒下,排斥异己,横行不法,贪酷残暴,先后杀二王、一妃、四宰相,使当时朝政变得更加昏暗和混乱。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