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拿30万,女儿有精神病,这种重男轻女的陋习属于旧时代产物

日期:2021-05-05 18:31:5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819
在上古的卜辞中认为:生男为嘉,生女为不嘉,在丧礼“五服”也会根据男女亲属关系来划分丧服,古代的女子甚至不能读书,这种“重男轻女”的陋习属于旧时代产物,早就应该屏除,但是在如今的社会下,依旧还有保留了这

在上古的卜辞中认为:生男为嘉,生女为不嘉,在丧礼“五服”也会根据男女亲属关系来划分丧服,古代的女子甚至不能读书,这种“重男轻女”的陋习属于旧时代产物,早就应该屏除,但是在如今的社会下,依旧还有保留了这种观念的人,有一位母亲就为了30万元,将亲生女儿送到了精神病院。

邹宜均,原籍惠州,1岁时跟着父母迁居到了深圳,家中有兄弟姐妹4人,她是最小的,父亲对这个小女儿十分疼爱,但是母亲比较喜欢她的,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邹宜均非常努力读书,考上了南华师范大学,毕业之后从事素食文化。

她拿30万,女儿有精神病,这种重男轻女的陋习属于旧时代产物(图1)

在邻居眼中,邹宜均不管是事业还是对父母都被要出色、孝顺,在工作几年之后,邹宜均给父母搬了新房,房产证填的是父亲的名字,2005年,邹宜均的父亲身染重病,手术失败,医生也束手无策。

她拿30万,女儿有精神病,这种重男轻女的陋习属于旧时代产物(图2)

父亲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小女儿有一个归宿,邹宜均就跟未婚夫提前结婚了,但新婚十几天后,父亲还是离世了,自从父亲走了以后,家庭矛盾一下子摆在了台面上,几年前买的房子已经升值到150万,二哥想要分家。

母亲偏心二哥,父亲离开没多久,她分好了遗产,二哥拿房子钱100万,她拿30万,剩下的20万分给其余的几个女儿,这让邹宜均更加不满,因为房子本来就是她一个人出钱买下的,其余的几个姐姐也都支持邹宜均。

她拿30万,女儿有精神病,这种重男轻女的陋习属于旧时代产物(图3)

母亲这边的矛盾日益加深,邹宜均跟丈夫也是经常发生口角,2006年因为种种因素,家庭破裂,两人离婚之后,邹宜均的丈夫又给了她30万元补偿费,钱对于邹宜均来说,真的只是小事,她需要关怀。

然而就在这时,母亲不打算分家产了,150万她要全给二哥,还要拿走邹宜均的30万元。同年10月,邹宜均坐着二哥的车去给父亲扫墓,就在途中,有几个自称是警察的人将他们拦下了,并且强行将邹宜均带走了。

她拿30万,女儿有精神病,这种重男轻女的陋习属于旧时代产物(图4)

这几个“警察”既没有工作服,也没有出示证件,更是奇怪的是,二哥没有阻止,跟着他们一块到了广州白云精神病院,母亲刚好在那里等着,母亲跟医生说:“女儿有精神病,常常自杀”

根据医生诊断,正常的邹宜均患有“双向感情障碍”需要入院治疗,母亲办理了入院手续,还签订了协议,并明确提出,在治疗期间除了母亲、大姐、二哥以外的任何人都不能探视。

她拿30万,女儿有精神病,这种重男轻女的陋习属于旧时代产物(图5)

本来的精神正常的邹宜均,被莫名其妙送到精神病院,这谁都受不了,但她很快想明白了,这是母亲设的圈套,为的就是那180万,入院三个月,她被强迫吃药,关黑屋,甚至还有电击治疗。

三个月,她都感觉自己快疯了,但她还是保持着清醒,有一次趁着上洗手间的机会,向人借了手机打给了黄雪涛律师求救,黄雪涛多次探视被拒,母亲和二哥意识到威胁,想要撤销黄雪涛的委托。

她拿30万,女儿有精神病,这种重男轻女的陋习属于旧时代产物(图6)

黄雪涛不得已,将两人告上了法庭,并以为被委托者身份将邹宜均接出了精神病院,虽然对簿公堂,但清官难断家务事,庭审宣判邹宜均胜诉,而母亲和二哥只能以家庭活动为由,才能约见邹宜均,因此不会具备生命威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重男轻女

重男轻女意为重视男子,看轻女性。指轻视妇女的封建思想。出自曲波《林海雪原》二十:“说的白茹含羞带乐的一撅嘴,‘什么黄毛丫头,重男轻女的思想。’”是社会一种认为男女不平等的观念,重视男性的权利,而把女性定性为男性的附属,并限制她们发展个人才能的机会。但另一方面,女性也被视为较为弱小,因此她们在某些范畴上要负的责任比男性少。这种观念常见于父权社会,常伴随着男尊女卑和性别分工的观念。重男轻女的观念也会影响父母对生男生女的意愿,例如中国上古的卜辞里就视生男为“嘉”,生女为“不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