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

日期:2021-12-04 22:27:0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700
宋朝乾道年间,杭州城内,有户姓刘的人家。老刘中年得子,爱惜如珍,为儿子起名叫“大毛”大毛长大后,玉树临风。他聪明好学,小小年纪就中了秀才。杭州城内的名门大户,但凡有未出嫁的女儿,都想与刘大毛结亲。但是

宋朝乾道年间,杭州城内,有户姓刘的人家。老刘中年得子,爱惜如珍,为儿子起名叫“大毛”大毛长大后,玉树临风。他聪明好学,小小年纪就中了秀才。

杭州城内的名门大户,但凡有未出嫁的女儿,都想与刘大毛结亲。但是大毛父母择媳条件苛刻,常在人前说∶“我儿乃人中龙凤,寻常家雀岂能配得上?”

因此,尽管媒人络绎不绝,也无一中意。转眼间刘大毛已年近弱冠,可亲事仍无着落。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1)

一日,大毛到城外探望姑姑。姑姑道∶“真不凑巧,姑姑今日要和你表弟去邻村办点小事,回来后你们再玩耍。”

表弟年仅十五,近日已定下婚事。大毛看着她们母子二人欢欢喜喜,心中怅然若失。想到自己年龄已大,至今仍旧孑然一身,一时倍觉无聊。

姑父劝道∶“侄儿如若寂寞,不妨去村西山林中转转,或可消遣解闷。”

走了约有一里,大毛被一条小溪挡住去路。大毛略感疲惫,就在溪畔坐了下来。

这时,听见对岸娇音悦耳∶“郎君如此丰姿,岂不令人爱煞。”

大毛抬头看去,原来是一位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站在对岸。只见她凤眼含情,面似桃花,大毛早已三魂飘荡,七魄飞扬。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2)

女子莞尔一笑,从腰间抽出一条红纱,在溪水中浣洗起来。大毛很想与她搭话,怎奈一时语塞,憋得满面潮红。

见此情景女子大笑道∶“呆子,何不渡过此溪相会,我与郎君有话要讲。”

大毛双手一摊,示意无法过去。女子指着上游说道:“西边有座红桥,何愁过不来呢?”

大毛欣喜若狂,沿桥而过。等他来到对岸,女子早已停止浣洗,迎上去说道∶“妾深处闺中,也知道应该贞洁自守,但是今天看见郎君神韵非凡,卓尔不群,实是难以自持,看来这是天意。”

说着,就挽起大毛来到一棵垂柳之下,两人席地而坐。女子落落大方,问起大毛的住址和姓氏。大毛平时口若悬河,此时面对佳丽,却连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女子微嗔道∶“男子汉如此扭捏,那我们女儿家又怎能启齿呢?妾就此告辞了。”

大毛急忙拽住她的裙裾,结结巴巴,勉强说出了姓名。女子又自己介绍道∶“小女子复姓令狐,家居上游的一个小村庄。郎君如若不弃。他日当光临寒舍。”说罢,将方才洗好的那条红纱递给大毛,说道∶“这是我的贴身之物,送与郎君作定情信物,你可要好好保存。”

这天夜里,大毛转辗反侧,难以入梦,偷偷将女子所赠红纱吻了几遍,贴身缠在腰间。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3)

自此以后,大毛经常借着看望姑姑的名头,去寻访那日旧迹。无奈溪水泛溢,又找不见那座红桥,屡屡扫兴而归。不久,大毛便萎靡不振,生起相思病来。加上梅雨时节,忽冷忽热,不留心又感风寒,没几天就卧床不起了。

二老遍请名医,只是这相思之疾,何人能医?

这天,姑姑回娘家来了。大毛母亲道∶“大毛这一日不如一日,我们膝下只有这棵独苗,他若有个三长两短,叫我们可怎么活呀!”

姑姑见状忙劝道∶“嫂子不要难过,我看侄儿的病不当紧。要我说呀,快快给他娶个媳妇进门,就什么病也没有了。”

刘母顿开茅塞,急找丈夫商议。二老救子心切,便把平日的架子放了下来,打听得城南陆家,门第虽然低微,但新近发迹,其女美冠全城。于是,央托媒人前去说合。那陆家早就知道大毛才貌双全,当下一锤定音。刘家择日下娉,这门亲事算是定了下来。

大毛虽难忘溪畔奇遇,但又苦于寻觅不着浣纱女,见父母定下陆女,慢慢也就心安气平,渐渐康复了。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4)

一天,刘大毛心中烦闷,又来到溪畔。寻找半日,依日不见那桥,幸考水势浅。他脱了鞋袜,渡水而过。向西走了约有一里来路,看见一处村庄。大毛走进村中,见西面有座门楼,门前坐着一位老翁,相貌奇特,全然不似农夫。大毛猜想∶“此位定是女子之父了。”于是上前躬身施礼。

老翁傲慢地∶“书生从何而来?”

大毛说出姓名,至于来意却没敢提及。老翁眯起眼睛瞅了很久,忽然惊喜地说道∶“小郎是老夫结发妻子的侄儿,几年不见,已长大了。”

大毛听罢,甚是惊愕,转念一想:定是他认错人了,何不将计就计,借此进去再说。大毛随老翁进入院中,宾主落座后,老翁叙道∶“贱妻是令尊的一个远房妹妹,故去已经多年了,遗下一女,老夫带她住在此村。今来了,让她见见,也好人人母亲家中之人。”

大毛心内不解,又不便询问,只好唯唯称是。这时,一个女子盛妆而出。大毛认出正是自己意中人,比起溪畔所见更加美艳,暗自拿陆女比较,二人真有天壤之别。

老翁对女子说∶“宜织,这位是你的表兄,是你从舅之子,你当以兄妹之礼相见。”

二人四目相对,大毛见女子脸色骤变,似喜似悲,如怨如怒,好像恨他来迟了。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5)

这时,屋外狂风大作,滂沱大雨倾盆而下。大毛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老翁见状安慰道∶“侄儿不必惊慌,虽说是初来乍到,但毕竟是亲戚,今夜可留宿寒舍。”

大毛闻听此言,真是喜出望外,他偷眼再看宜织,宜织却默不作声。老翁令人摆酒开宴,宴罢,雨还未停。老翁命家奴收拾东堂床榻,留大毛住下。

大毛暗自庆幸道∶“今日我俨然做了令狐家的东床佳婿了。”正欲宽衣,只见一个小丫环秉烛而来。她上前低语道∶“我家小姐让我捎话与表公子,待老爷入寝后,她来见公子。”

二更时分,宜织果然来到东堂。只见她残妆半卸,长发披肩,妩媚动人。见了大毛,正色责备道∶“妾为一丝柔情,不顾落下笑柄,与君邂逅相遇,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不料君薄情寡义,一别三月,再无音讯,今日祈求表兄还妾故物。”

大毛知道她怨恨已深,忙上前挽她坐下,细述自己失约之故。听完这些,宜织仍坚持要回红纱。大毛笑着从怀中抽出红纱,戏道∶“可是赠物已近小生肌肤,谅表妹不敢再用它来束胸了。”

宜织娇羞,掩面而去,大毛想挽留,已来不及了。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6)

第二日早晨,大毛刚穿戴完毕,就见宜织形容憔悴,神色凄惶,匆匆进来。她对大毛说∶“小妹我因那日私赠郎君贴身红纱,且势难挽回,不得已禀告了父亲,希望他老人家能成全你我。不料严父大发雷霆,欲将小妹置于死地。幸亏奴婢婉言相劝,这才允诺。限君十日,回家禀告父母,前来议婚。郎君不来之日,即小妹绝命之期。”

大毛听罢,大惊失色,也无暇顾虑其他,慨然答道∶“好!”

宜织又道∶“郎君可还记得前次失言之事?”

大毛手捧红纱,面朝南拜了三拜,发誓道∶“刘某对表妹若有二心,定遭五雷轰顶。”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7)

且说大毛自从见到宜织,早将跟陆家订亲之事抛在脑后。等到了城门口,方才想起,不苦思冥想,也无良策。

忽听得前面人声喧闹,抬眼望去,见一个五十来岁的算命先生。大毛顿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赶回家中,悄悄打点几包碎银,暗中派人分别送与城中几个算命先生,并叮嘱再三。

晚上,大毛郑重地对父母说∶“二老年岁已高,孩儿既已定下婚约,何不早早完姻,也好让父母尽享天伦之乐。”

刘父说道∶“明日为父便与我儿择取吉日。”

第二日,刘父果然拿着陆女的庚帖,寻人择吉日。大毛尾随在后,连到几处,算命先生都皱着眉头,异口同声叹道∶“这门亲事做不得,儿媳命克公婆。”

刘父懊悔不迭,可又想成言难毁,勉强选了个日子,打算为子完婚。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8)

这天夜里,刘大毛跪倒在母亲面前∶“孩儿娶亲,虽是好事,然而此女命克父母。纵然卜卦之言,不一定应验,但儿子心内终归不安。孩儿敬请二老恩准,断此姻缘。”

刘父硬着头皮说道:“事关名节,非同儿戏。再说父母年近花甲,如若能娶个好儿媳,就是早死几年,又有何遗憾?”

大毛听罢,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做晚辈的,以孝为本。陆家那里,儿子自有道理,不用父亲出面。”

刘家二老,素日宠爱儿子,见大毛言词恳切,一片孝心,也就默许了。

又过了两日,大毛去学馆约上几个好友,一起来到陆家,请求退婚。大毛和朋友们侃侃正论,以纲常为言。大毛还说道∶“孝与义哪个更重?就是您老诉讼于官,我也不敢娶令爱。”

陆翁口拙舌笨,难以强辩,且又怕得罪士林秀才,只得把媒人叫来,当下还清聘礼,这门亲事告吹。

众人莫不交口称赞大毛孝顺忠义。一切办妥后,屈指一算,已过了九日,怕宜织出事,决定先去回复,再转托媒人说合。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9)

这日,大毛来到溪边,红桥尚在。刚到村口,就见令狐翁在路旁等候,他热情地握住大毛的手,说道∶“贤侄来得正好,老夫有一事相托。”

大毛问何事,老翁答道∶“老夫本是北方官员,退职后隐居于此。昨日接到上天旨令,说幽蓟一带的官员,常为非作歹祸害百姓,令老夫前去统摄。此行路远,小女不能随往。今后就将宜织拜托于你,侄儿自娶,甚好;若把她嫁与他人,也无不可。老夫从此不再过问。”

大毛且惊且喜,急忙点头应许。令狐翁指着一堆大小箱子说道∶“这些东西,你们带去,聊做女儿平日用度以及婚时的嫁妆。”

大毛、宜织双双泣拜于令狐膝下。令狐翁挥袖说道∶“快快上路吧。”

来到门外,只见三乘轿子,十辆马车,等候在此。宜织与两个贴身丫环各乘一轿,大毛坐了一辆马车,前面引路。宜织痛哭失声,令狐翁撩起轿帘劝慰道∶“女儿切勿悲伤,为父日后虽官旅在外,但也要常看女儿,区区千里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大毛一旁听见,甚是不解,又不敢追问。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10)

渡过溪水之后,大毛暗自思忖∶“猛然间带着这么多人回去,父母定会惊恐。不如先去姑姑家暂住几日,让姑姑设法玉成此事。”于是指挥人马径直来到姑姑家。

姑姑正和姑父闲坐,谈论大毛退婚之事,夫妇二人称赞大毛孝顺。忽见大毛携一丽人进门,装束如仙。姑姑忙∶“大毛,这是怎么回事?”

大毛实言相告,并请求姑姑帮忙。姑姑仔细端详宜织,良久惊叫道∶“此女,是我一个远房姐姐所生,她父亲是个狐子。”

姑父急∶“此话怎讲?”

姑姑说∶“我那个姐姐,在十七岁那年,突然身染重病,卧床不起,水米不沾,奇怪的是肚子却一日大似一日。临终前,姐姐有气无力地说,”我死后切勿立即装殓,腹内孩儿是一个美男子的,待他拿走后方可,否则全家不安。“她父母见事蹊跷,依言把她的尸体停放在床上。当天夜里,电闪雷鸣,一个胆大的仆人偷偷注视房中。夜半时分,一条大狐狸跑到床前,幻作一个伟岸美男子,扶着姐姐的身子。不一会儿,便听得婴儿呱呱而啼。那狐子放下姐姐,抱起婴儿,一闪即去。可怜那年她才十七岁。如今算来,她的孩儿今年也有十七岁了。”

听了姑姑的话,众人无不惊诧。唯独宜织听说母亲死时之惨状,早已泪流满面。姑姑见她相貌酷似死去的姐姐,上前握住宜织玉腕安慰道:“外甥女莫哭,我就是你的姨母。你见到我,不也就像见到你母亲了吗?”

当下,姑姑命人安置好带来的行装,把宜织留在自己的房同起居,又对大毛说∶“姑姑我只好为你成此美事。”接着密授大毛一计。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11)

大毛回到家中,告诉父亲∶“姑姑很思念母亲,想见上一面,不知能不能让母亲去一趟?”

次日,刘父让刘母出城探看妹妹。姑姑见嫂子来了,故意让宜织出来相见,还说道∶“这是邻居家的女儿,她父亲到外地做官,将她寄托在此。”

刘母听罢,细看宜织,远在陆女之上,心中十分喜欢。刘母请求姑姑,想求宜织为媳妇。姑姑故意拒绝道∶“你家小郎君,朝三暮四,可不能让此女又抱遗弃之恨。”

刘母再三索要宜织庚帖,姑姑笑着说∶“不劳嫂子大驾,小妹我早已找人看好了。”

刘母回家后,便与丈夫商议此事,皆大欢喜。不到半月便张灯结彩,吹吹打打将宜织娶了回来。

花烛之夜,大毛取出那条红纱,坚持让宜织束上。宜织含羞解衣,束之于胸,发现竟宽松了许多。于是她低头娇笑道∶“妾为君,人消瘦。”

自此,小两口恩恩爱爱,尊老恤下,日子过得甚是美满。

民间故事,书生从何而来,便将贴身红纱赠送与郎君,姑姑,她父亲是个狐子(图12)

一日,大毛间宜织道∶“娘子,那溪上红桥为何时有时无?”

宜织微微一笑,答道∶“今年春天,父亲忽然让我天天到溪畔浣洗。家父还给我一只红筷子,嘱咐道∶”若遇到一美貌少年郎想渡水,你可用此为桥导他过来。

大毛听罢,才明白是狐仙的法术,因而开玩笑地说∶“古有”花为媒月为媒“你我二人却是”筷为媒

后来,那几个受贿的算命先生,嘴没把住门,人们才知大毛当初退婚之本意。于是大毛美名孝誉大减,终身只是一个秀才,未能仕途腾达。好在宜织嫁奁丰厚,加之刘家以前也是官宦世家,积累了不少资财,因此,始终富甲一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大毛

俞思远,1985年7月11日出生于上海,中国内地歌手,原B.i.Z.乐团主唱,NaughtyVolunteer乐队主唱。原是上海申花青年足球队的队员,曾代表申花青年队出战多场国内、国际足球比赛。2006年参加东方卫视“我型我秀“选秀比赛,最后成功进入全国总决赛4强。同年发行与B.i.Z的首张创作专辑《为爱高歌》。获得2006年度中国原创音乐流行榜内地歌坛新人奖、第7届音乐风云榜最受欢迎男歌手奖以及2006音乐之声中国TOP排行榜最佳创作新人奖。2007年推出自传体小说《愈思愈远》。2009年担任世博YES微笑大使。2012年,加入NaughtyVolunteer乐队并参加2012上海蚂蚁音乐节。发行专辑《为爱高歌》《心里有个他》等。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